您的当前位置:户外路首页 > 资讯 > 爱心公益 > 正文

农民10年徒步走中国倡导环保 立志蓄发至走完全

文章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3-04-07 21:40 编辑:三碗

总行程达8.1万公里 31天走完“死亡之谷”罗布泊致力于倡导环境保护
2
农民10年徒步走中国倡导环保 立志蓄发至走完全程
2
  
总行程达8.1万公里 31天走完“死亡之谷”罗布泊致力于倡导环境保护

  雷殿生:10年徒步走中国

  衣着简朴、身材单薄,黑瘦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,文质彬彬的形象很难让人想象,他就是10年徒步走遍中国、只身成功穿越“死亡之谷”罗布泊的哈尔滨人雷殿生。

  20日11时许,记者见到了这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徒步旅行家。雷殿生,1963年生于哈尔滨呼兰县,历时10年徒步走完中国,历经56个民族集散地,穿越边境线、高原、峡谷、原始森林、草原、沙漠戈壁等,并一个人用31天时间走完“死亡之谷”罗布泊。

  10年,他历尽艰辛,遭遇了19次抢劫,经历了雪崩、泥石流、沙漠风暴、野兽袭击等40多次生死考验;10年间,他走访了中国56个民族聚居地,拍摄了近4万张照片,扛回了重达2吨的文字、图片和实物资料。从1998年到2008年,连续10年零22天,雷殿生始终徒步走在中国的土地上。2010年11月,雷殿生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“世界上徒步旅行距离最远”认证,总行程达8.1万公里。

  一个人的十年徒步

  “在行走过程中,大自然锤炼了我的意志,同时也让我大范围地了解到中国的自然生态环境。我曾设想徒步把56个民族地区走遍,最终这个愿望完成了。在这10年间,环保、民俗考察和探险是我始终坚持的三件事。”雷殿生说。

  雷殿生皱着眉说,他小学只读了3年,十几岁时父母相继离世,雷殿生从此寄人篱下。“那时候什么都没有,谁都靠不上,倒是对大自然产生了很深的依恋。”雷殿生说,有时受了委屈,他就跑到父母的坟头哭诉,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和南来北往的大雁,就想着快快长大。

  1987年,雷殿生注意到中国邮政发行的一套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的邮票,被这位中国古代的行者深深感动,激发了雷殿生“中国之旅”的强烈念头,1989年与徒步旅行家余纯顺的偶遇,更将他这种“感动”直接化为了走出去的“冲动”。“在规划路线的时候,我做了充足的准备。这说来轻松的"准备"二字,却花掉了我从1987年到1998年的10年时间。”

  “我之前打过工,也做过生意,到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时候,我已经积累了几十万元。我辞掉工作,把房子也卖了。当时别人都说我是神经病,但我觉得人活着要活出意义,得为自己的梦想而活,不能光有物质生活而没有精神生活。”雷殿生说。

  不走完中国不理发

  “我当时立志,不走完中国不准备理发,我走完时头发已经1米长。我见到打劫的人,有几次十几个人把我打得遍体鳞伤,可这才叫探险呀,如果吃着山珍海味,开着高档汽车,那就不是探险了。”说到探险,雷殿生总是异常兴奋。

  雷殿生把整条折回贯穿中国版图的路线分为5部分黑龙江到海南,广西到云南,青藏高原,新疆到黑龙江以及黑龙江到港澳。这5个部分按照地理区域自然分布,同时又按照环境恶劣程度阶梯性渐进。“第一阶段,我从老家黑龙江往南,曲折地穿越了十几个省,经过香港、澳门,一直走到海南岛。这段路程相对较为容易,没有高山、峡谷和沙漠,人群也比较密集。在这个阶段,我的首要任务是调整身体和心理的适应能力。一方面,野外生存的技能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。另一方面,虽然我选择了不留任何牵挂地走这条路,但是却难以被世人理解,别人都说我是疯子、乞丐、神经病,当时我要克服这些干扰并不容易。”雷殿生说离开海南,他由广西往西,穿越云贵川。之后,他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,走遍青藏高原。然后向北,穿越了新疆的沙漠戈壁。新疆北部的喀纳斯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之一,从白哈巴到喀纳斯,再到禾木乡,一个人又穿越了原始森林。6年后,他走回家乡,并继续向中国版图的最北和最东进发,最后到了黑龙江的源头,漠河北极村。

  有人问过他有没有想过放弃,“我想过放弃,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痛苦,而是别人不理解我,心里有太多委屈的时候,我一个人在无人区里号啕大哭。”雷殿生说,在完成5个阶段后,他并没有停下,而是瞄准了他心里一个看起来并不可能实现的目标罗布泊。

  用31天独闯“死亡之谷”罗布泊

  “回想起10年徒步经历,罗布泊之行是最难忘的。”雷殿生说,在那里天空不见一只飞鸟,没有任何飞禽敢穿越此地。干尘四起的大地上,生死三千年的胡杨成片地倒下、枯萎,罗布泊也因此被称为生命的禁区。

  2008年10月9日,雷殿生剪掉了10年未打理的一米多长的头发,只身走入罗布泊。雷殿生说:“我当时甚至做了走不出来的准备。”罗布泊的年降雨量18-33毫米,年蒸发量2000多毫米。人们对那里有这样的描述:胡杨树活着一千年不死,死了一千年不倒,倒了一千年不朽。就是因为那里极度干旱。“在路上我见到过很多干尸,有探险者也有盗墓人。食物吃尽时,我就找蜥蜴、蚂蚁、土拨鼠等吃。”雷殿生感觉自己快被烤干了,他用刀片划破左手食指,含住带血的手指,用力吮吸。在此之前,雷殿生已3天没喝到水。

  不仅仅要和缺水少粮做斗争,还要面对各种自然界和动物界带来的威胁。曾经有一匹狼跟踪了雷殿生94公里,直到最后超出了那匹狼的领地。“我一直在放气味剂,让狼不敢靠近。”在阿里无人区的时候,最多有20匹左右的狼包围了雷殿生,他把自己的衣服烧了、放鞭炮、放气味剂才躲过一劫。无论多么艰辛和痛苦,他唯一想的就是活着走出来。

  2008年11月8日下午,与外界失去联系50多个小时的雷殿生,终于走到营盘古城,出现在媒体和迎接他的朋友们的视野里。雷殿生转回身,朝着能看到自己脚印的来路,虔诚地跪拜。在跪下的那一刻,雷殿生泪如雨下。

  10年来,他一次次大声疾呼保护环境

  10年中,他拍了大量非法砍伐森林、污染河流、贩卖野生动物的照片。在大学、在广场、在环保机构,他一次次大声疾呼,号召人们保护环境。在雷殿生带回的2吨资料中,有不少小册子、纪念品,都是他从民族地区搜集的。如今,这些资料在雷殿生的个人展览馆中免费展出。

  在采集资料的同时,雷殿生也为偏远地区的民族带去了外面的世界。在云南高黎贡山探访独龙族时,雷殿生发现地里的玉米苗太过密集,长势不好,便找来当地的年轻人,教他们“疏苗”,到了内蒙古境内的鄂伦春族聚居地,看到用桦树皮做成的精美器皿,他又忍不住和当地人侃起了生意经。

  雷殿生记得,2002年5月31日,当他在珠穆朗玛峰海拔7000多米的冰川上发现很多不可降解的垃圾时,尽管呼吸困难、四肢乏力,他还是默默捡起那些垃圾,装了满满一大蛇皮口袋,将它们背下了山。“如果我们不能为子孙后代创造一个好生活,至少要为他们留下一个好环境。”雷殿生说,走的地方越多,这种感触就越强烈。

  2007年西沙

  一个带着思想去行走的农民

  雷殿生说,他并不是一个走路机器,在10年的时间里,他始终带着思想去行走。

  “在大自然中,除了自己,没有任何人和物可以依赖,必须战胜自己,同时智慧地求生,才能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出来。当我被毒蛇咬伤后,挤掉黑色的血液,将染毒的肉完全剜掉。我以前从没想过我可以对自己这么狠。”雷殿生说。

  在路上,他明白了一个人要学会满足,在满足的基础上,去追寻更高的人生境界。在人迹罕至的荒野,他时常假想能找到一张床,喝上一口热水,吃一包热气腾腾的方便面。因为有这个目标,就格外增加他的动力。当几天后他走出荒野,真找到5块钱一晚的小旅店,吃上5块钱一包方便面,再加上一瓶过期的啤酒,一包榨菜,双脚放在温水的盆子里时,他感觉人生无比幸福。(照片由雷殿生提供)(见习记者 冯紫路)来源黑龙江晨报)

·户外路网站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·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
·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或本公司合法利益的行为
  户外路是引领户外运动潮流,专注户外服务户外、聚焦户外品牌资讯、引导生活的新概念。户外路是中国大型的户外行业传媒之一,包含户外电子期刊,户外专辑视频...
  • 联系地址:中国·上海 Shanghai China 徐汇区
  • TEL:400-720-9850
  • E_mail:Master@huwai6.com
  • 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huwai6
Copyright © 2010-2015 户外路 Power by DedeCms
返回顶部